企业文化
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企业文化

郧阳分公司 家乡的变化

发布时间:2019-6-14
作者:
来源:
阅读量:325

本网讯(通讯员梁勇)家乡是人们不能忘却的地方,乡愁、乡思、乡恋……在每一个离家的游子心中。我的家乡,溪边的垂柳下,村口的古树上,田野里的小径中,都留下了我成长的足迹。家乡的道路、房子、山山水水,以及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时,永远刻在我的印记里。那儿的朝霞与夕阳,那儿的一草一木,那儿的风声雨声都有别于其他任何地方。

此刻,我又一次从喧嚣的都市回到家乡,回望这片神奇的地方,

青山绿水间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小时候,家乡的路是窄窄的,泥泞不堪、尘土飞扬的路面,还夹杂着土疙瘩和石块,只要是下雨天、下雪天,人的双腿双脚沾得都是泥巴。记得去外婆家要翻一座山,山上其实并没有路,只是放牧人和牛、羊蹬出的小径,陡且险,每次去外婆家走在那条小路上都有些害怕,因为听说山野里有怪兽,还有怪异的鸟叫声。所以梦想着有条大道或是能开个山洞从山下穿过,去外婆家就不用害怕了,会方便许多。特别是外婆家门前的桔子树,秋天结果虽然是酸酸的,总是让人向往,是那里唯一的水果了,也便成了奢侈品,梦中的路总是和那酸果联系着。离开家乡还是踏着泥泞的路,深一脚浅一脚的,上客车前还在用路边的乱草擦刮脚上的泥,对家乡的路便有了乡愁。好多年也没有多大变化,这几年开车回家,没想到车子一直开到二叔家门口,家乡的路变宽了,取直了,都是水泥路面了。二叔说,前几年是村村通公路,现在都是户户通了,出门再也不用擦泥巴了。外婆去世多年了,我要去看看舅舅,二叔说不用再翻山,去那边的山洞也开通了,现在可以开车去了,我开车穿过山洞不到十分钟走过了小时候要走两小时的路。这个山洞打通了县县的通村公路,舅舅村里的人可以从我们村把樱桃、草莓很快送到市场上卖了。舅说现在村里果树一年四季都有,你再也不用馋嘴那酸桔子疙瘩了,我笑笑不好意思,舅还记着我小时候的馋样。村里的路边有太阳能的路灯把整个村子的晚上都照得通明。晚上走在明亮的水泥路上,想起了小时候走夜路,夜里去大队部珍所给妈妈买药的情形。晚上没有月亮,漆黑一片,只看到一条白色的带子在前面漂移,好害怕的。那时候的路其实就是羊肠小道。现如今,路解决了村里人的出行,蔬菜、水果、草药……卖什么都方便了,村里的人一个个都富起来了,村里人也洋气了,你看看那跳广场舞的媳妇们,个个都是花枝招展的。

关于房子的记忆是沉重的。父亲长年在外地,家里只有母亲和我们姊妹四个。解放初,生产队给分了两间草房,四面是泥土垒的,母亲省吃俭用,才换成了小瓦屋顶,可那椽子都是用细小树干拼起来的,有些瓦片盖上去都把小树干压弯了,下雨常常漏水,是外面大下,屋里小下,多年得不到治理。家里后来逐渐增加了人口,也没有办法。有一年下暴雨,我和姐姐在家,屋里漏的和外面一样,成河了,电闪雷鸣、地动山摇,一个响雷过来,感觉房子要塌了,吓得我们姐弟俩不知道是向屋外跑还是向屋内躲。姐姐忙说,快把厨房里菜刀、砧板、勺子、铲子都扔到外面,老天爷看到家里东西都被冲到外面了就不下了。于是我俩就慌忙扔,东西扔了雨还没有停的意思,我想还没扔完,雨就不停,于是又把碗也扔到满地大水横流的院子里,摔成了碎片。再后来雨终于停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扔东西的缘故,还是老天爷下够了。姐姐说下大雨扔东西是听奶奶说的,可以让老天爷知道家里东西都冲走了,不能再下了。妈妈回来还骂我们俩,因为没有吃饭的碗了。后来二叔说村里倒塌了好几家房子,我们家还算是好的。因为全村没有一家砖房,都是土墙木结构小片瓦房,经不起风雨,何时能住上砖房就成了我们家的梦想。看到城市里一个个高楼,想着住在里面的人,在下大雨的时候倚在窗前看风景是多么惬意的事儿呀!

   村子里,二叔家是第一个盖砖房子的,后来一户户都跟着盖起了楼房,一家比一家洋气,像小别墅。后来,扶贫工作组进村了,没有盖房子的都要统一安置,把土房子全部拆了,分散安置、集中安置,盖起了新村。如今你走到哪里都是小洋房,二叔说村里前些年买了城市户口进城的人现在又想回村盖房子,可是不行了,没有农村户口呀!想转农村户口都转不回来了。倒是现在转个城市户口方便多了,听说村口大顺子在城里买了房子户口也转去了,说是为儿子读书,进城上个好学校。二叔感慨呀—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没有三十年都翻了个盖呀,回乡难了。家乡如今的房子看起来舒服,住进去亮堂,冬暖夏凉的,久远的破屋已恍若隔世。

小时候村子里没有车,本没有车路,也没有人买得起车,所以车在村子人的心里是城里的东西。城东有个养猪场,队长的女婿托熟人在那里养猪,没有关系去不了的。猪粪要送到生产队,队里为了运输猪粪就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。队长又组织全村的人修路,整个一个冬天修了能通过拖拉机的土路,仍然是下雨一路泥,晴天一身灰。每天上学、放学,只要是遇到拖拉机,我们这群男娃子都抓住拖拉机的车箱跑呀,等把速度跑得和拖拉机速度一样的时候,就一跃而起坐到那个车沿上,没抓住的跟着能跑好远好远。开拖拉机的叔叔那时都是又吼又叫,因为怕出危险,看到有人坐上去了他就停下来赶你下车,有时也故意放慢速度,好让你能坐上一段过过瘾,这要看他的心情了。还有一个称得上车的就是大队会计常常骑的自行车了,全村没有人能买得起自行车,每每看到他擦得铮亮的自行车,在村里带着村花跑来跑去的,狠是拉风,羡慕了多少小伙子,那时的自行车就如同现在的小汽车,能让多少丈母娘动心,车也便成了梦寐以求的事了。如今二叔家买了车,开回来还能停在车库里,安全!二叔说全村现在80%的家庭都有车了,开农家乐的、跑运输的、开石料厂的、种樱桃的都是几辆车子,村里产的水果、蔬菜、药材都能及时送到市场了,卖出好价钱。如今车已经不是稀罕物了,只是代步工具而已,乡里到处都是,就像是买白菜,村里停车倒成了问题了。

山和水

家乡的山和水,其实与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差别,只是这些年变化了不少。小时候记得家乡的山都是开了荒的,种上红薯、玉米等作物,学大寨时还修了很多育林带,就是把山上的树都砍了,把山挖成一个个小石垱,从山顶向下看像一条一条的带子,所以叫育林带。育林带栽上苹果树、温州密桔等果树,可能是水土问题,树也长不大,长到一人多高偶有几棵结了几个小果子,吃起来酸的直摇头,病虫害也多,后来树也砍了又种庄稼了。再就是村里人都上山砍柴烧,不几年,大多的山上都秃顶了,没有了树和草,遇上下雨,那个山上的水就变成红水了,像泥石流。夏天太阳下看着那山像是火焰山,冒着火一样的苗子,没有人敢上山去。山上没了树,河里也没了水,村集体修了一个水塘,一到夏天都干的开裂了,河里也干的只剩下石头了。后来实行退耕还林还草后,山上的树木茂密得人都进不去,郁郁葱葱,放眼望去,满山都是翠绿色的,再点缀上庄稼地里金黄色的油菜花,远望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。尤其是下雨后,山上被云雾笼罩得七彩虹显现,犹如人间仙境,令人陶醉。山上有了野猪和各种野生动物,各种不知名的鸟儿也多了去了。路边的小河里流淌着清清的河水,还有小鱼儿在游,哗哗响的河水,引来村里的花花绿绿的婆姨们提着竹篮,抛弃家里的自来水,到河边洗衣服,嬉笑声、洗衣声和着流水声响彻山谷。河边撒着欢的牛羊,不时传来牧羊人的山歌,好一幅自然和谐、山青水秀的美丽画卷。这里四季都有水果,如果你在路边果树上摘个桃子在河边洗洗就可以吃起来,夏天走在村里不觉得热,相反还有凉爽的感觉。夜晚家乡的人都不用空调,气候真是好得让你久住不愿意离开。

关于家乡这些年的变化,二叔家的孙子旺旺写的作文是这样的:爷爷家门前的泥泞路面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面,一年四季门前的樱桃、葡萄、桃子和枣子伸手就可以摘到;路上不时穿过的是小汽车、摩托车、电动车和各种实用的农机车;规划整齐、红瓦白墙的小洋房是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人们的文明程度也有了提高,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,房前屋后不见了杂草土堆,垃圾都清理到村尾的那个大垃圾池里了,就连农具都不见在院落中随便放置。阳光洒进屋子里更显得窗明几净,看,几位叔叔正在计算机上看致富信息呢!吃的是自来水,用的家电真是一应俱全,做饭还用节能的沼气,既干净环保,又节能方便。以前大家洗澡,只能在夏天到渠里去洗洗,现在可好了,有了太阳能,想什么时候洗就什么时候洗。以前,老听爷爷说浇水难,打坝难,你看,现在的田地边,哪儿没有U型渠!灌溉不用忙了,河水清的都可以看见小鱼了。以前爷爷总爱和一伙老年人围在大门前下象棋,现在好了,村里建起了文化中心、文化广场,既可以下象棋、打扑克,还有健身器材可以锻炼身体、晚上还跳广场舞呢……

是呀,你听,她们跳着广场舞,唱着:

弯弯直直水泥路,

高高低低新楼房。

红红绿绿花果园,

方方圆圆小广场。

来来往往汽车跑,

早早晚晚路灯亮。

男男女女忙耕作,

说说笑笑感谢党……

村里人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了。

 这就是我的家乡,没了原来的景象,只有旺旺笔下和村民们唱的新家乡、新面貌、新农村。家乡变了,变美了,变得让人爱了,让人恋了。现如今到家乡去的人多了,城里人休闲都到新农村去度周末了,儿时的家乡印象也就只能留存在记忆里了。